<rp id="5i5ot"><code id="5i5ot"><dl id="5i5ot"></dl></code></rp>

    1. <em id="5i5ot"><ruby id="5i5ot"><u id="5i5ot"></u></ruby></em>

        <dd id="5i5ot"><pre id="5i5ot"></pre></dd>

      1. <button id="5i5ot"><acronym id="5i5ot"></acronym></button>
      2. <th id="5i5ot"><big id="5i5ot"><rt id="5i5ot"></rt></big></th>

        <rp id="5i5ot"></rp>
      3. 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科书 开创新中国教科书编写体例之路

        日期:2019-05-14   作者:章红雨   新闻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开栏的话 伴随新中国的诞生,人民教育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语文出版社相继成立。在党的坚强领导下,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坚持植根教育、繁荣文化、守正创新、追求卓越,打造一套套精品教材、一部部传世经典,创造中国教育出版一个个历史。


            国运兴衰,系于教育。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教集团为祖国教育作出巨大贡献。从今天起,我们一起走进“70部中教经典·致敬新中国70年”,回顾精品力作出版的壮丽故事,重温出版单位铸就经典的光辉历程,触摸中教集团无愧时代、奋进争先的伟大品格。  

         

        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材。(杨志成 摄)


        “早上升国旗,人人都要敬礼。”这是1951年秋季出版的《初级小学国语课本》第一册中第十二课《升国旗》的课文。对于这篇课文,今年70多岁的金阿姨记得清楚,就是在这篇课文里她知道了五星红旗是什么样子的。


        斗转星移,时光走过69年,让金阿姨记忆深刻的这本教科书成为“文物”,安放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教社)社史馆。它作为新中国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科书中的一员,和其他学科教科书一样,开创了新中国教科书编写体例之路。这一示范,至今为中小学教科书编写者延用。


        一套“抢”出来的教材


        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科书是“抢”出来的。说起69年前编写中小学教材的故事,今日的人教人更喜欢用“抢”字而不是“编”字。而带领大家“抢”出整套教材的人,就是人教社首任社长叶圣陶。


        1951年2月,刚刚成立3个月的人教社接到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为当时两三千万中小学生编写全国通用教材。当时,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批准出版总署制订的《1951年出版工作计划大纲》中要求,“人民教育出版社重编中小学课本,并于本年内建立全国中小学课本由国家统一供应的基础”。而此刻,距离1951年秋季开学仅剩半年多时间。


        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叶圣陶清楚此套教科书担负的重要使命,即在最短时间里结束当时根据地红色课本与国民党统治区“白色”课本分而治之的局面。


        可是,当时人教社的状况不乐观。人教社初期,能够承担教科书编辑任务的编辑不到30人,如果分配到各个学科,更是少之又少。怎么办?“目前还不能另起炉灶,只能修修补补。已经编成的,当它是最初的稿子,要听取专家、教师们的意见,逐步加以修改。急于要用可是没有编成的,赶快把它编成,这也要相当长一段时间。”叶圣陶在日记中写道。


        这样的“想法”在几个小例子中可以看出。比如小学语文学科,以原华北人民政府教材编审委员会编写的《初级小学国语读本》8册,以及《高级小学国语读本》4册为基础,改编形成一套小学语文教材。中学语文学科以原陕甘宁边区政府教育厅的《中等国文》为蓝本,改编形成《初级中学语文课本》,并新编了《高级中学语文课本》。小学数学教材,是以原大东书局的小学算术教材作基础进行修订改编。中学数学教材,则是根据1950年7月教育部颁发的普通中学《数学教材精简纲要(草案)》,对老解放区的数学课本和民国时期比较通用的课本进行了改编或删减,进而形成一套包括代数、平面几何、立体几何、平面三角等各分册的中学数学课本。


        1951年秋季开学前,这套教科书如期“抢”出并使用。虽然多是改编或者修订改编于当时正在使用的课本,但是它出自新中国的“国家社”,也算是人教社建社一周年献给新中国的特殊礼物。


        国文不叫国文称语文


        新中国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科书新在何处?人教社中学语文编辑室编审刘真福回答《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提问时说,一个明显标志是国文、国语不再称国文、国语,开始逐步改称“语文”。


        刘真福说,比如初中语文课本的“编辑大意”说明:“说出来的是语言,写出来的是文章,文章依据语言,‘语’和‘文’是分不开的。语文教学应该包括听话、说话、阅读、写作四项。因此课本不再用‘国文’或‘国语’的旧名称,改称‘语文课本’。‘语文’这一称呼的最早来源,应是叶圣陶先生主持新中国中小学语文课本编写工作时期。”


        在刘真福看来,“语文”强调学生的听说读写均衡发展,一改过去语文教学片面发展学生阅读和写作能力倾向,体现出一种全新的语文教学理念。


        立德树人接力棒代代传


        今天的常识是过去的知识。以《语文》为代表的文科编写理念有改变,以《自然》《数学》为代表的理科编写理念也变化不小。


        研究过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科书《自然》的人教社生物编辑室编审包春莹说,当时的《自然》中编写有传染病、公共卫生内容。比如在传染病章节里编写了痢疾、霍乱等疾病防治,说明当时党和政府非常希望短时间内根除这些痼疾,改善人民群众体质。再比如在公共卫生中讲到家居卫生、学校卫生、市镇卫生、妇幼卫生等。其中家居卫生列了很多条,如灶台不要有灰尘,人睡觉的时候不要和牲畜住得太近,饮用水的水井要与肥料堆距离远一些……


        “现在看来这些都是常识,当时作为传染病预防知识写在教科书里,说明当时的生活环境条件不好,人们的生活习惯不卫生,很多都需要引导。”包春莹说。


        那么《数学》教材的特点是什么呢?人教社中学数学编辑室编审张劲松认为,第一套全国通用中小学教科书中《数学》的知识教学降低了难度。原因在于,“新中国成立前,只有少数人读得起书,大多数人因为贫困无法上学。解放后,穷人的孩子也有了上学的机会,教育逐渐要面向大多数人,而且要实现统一(统一教材、统一教学内容、统一教学要求),所以难度相应要有所降低。同时,教材内容也注意与现实生活的联系,注意与理化等学科的联系,学以致用”。


        “作为后辈真得要向前辈好好学习。”刘真福、包春莹、张劲松尽管来自不同学科教材编辑室,但是他们都非常敬佩人教社前辈所具有的通俗易懂、贴近孩子、基本功扎实的编辑功底。


        69年前,以叶圣陶先生为代表的人教人,能够在极短时间内编写出一套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教科书,其意义不只是打破旧的教育理念,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所倡导的立德树人、以孩子为中心的理念今天还在人教社延续。

         

        “人民教育出版社第一套教科书背后的故事” 请点击观看

         

         

        快乐8稳赚技巧